一人㖭上面2人好多水一般指的是什么意思

  田苗的脚步不自觉地转向了老屋的方向,等急匆匆冲进老屋门口,她才后知后觉地发现自己竟然在不知道的时候已经踏进了这个大门。

  她的志气呢?她有种想哭的冲动。

  不过,当她看到了梗着脖子,笔直地站在墙根下晒太阳的大宝一张脸通红通红的,汗水还顺着小下巴滴滴答答往下落时,心中一痛,便冲了过去,也就暂时忘了‘志气’这件事。

  “快让我看看,你爹他打你那里了,疼不疼,是不是肿了。”

  田苗抓住大宝串着松紧的裤腰,一把就给拉了下来,因为太瘦,小pi股上没多少肉,不过皮肤却比露在外面的胳膊、脸白皙多了。

  “你、你干什么!”

  晒得晕乎乎的,大宝只看到田苗一阵风冲过来,便被吓愣住了。

  他原以为她是要打他,他便忍着没有动,可是这pi股一凉,她的肉手没有重重的落下来,反而是柔柔地rou了rou是怎么回事?

  “没事、没事,看来你爹打的不重。”

  小pi股上没有淤青,也没有红印子,田苗的心总算是放下来了。

  邱成浩看着一张脸涨红,双眼不知道该往那里望的大宝,嘴角不自觉的翘了翘。

  “大宝——”

  “啊?”大宝抬头看一眼威严的邱成浩,快速把裤子提上去,转身对上田苗。

  “对、对不起!”

  嘴上说着对不起,但是双眼却冷冷地瞪着田苗,前面是他错了,可是这tuo裤子的帐他又记上了。

  田苗空担心一场,心里的气和‘志气’又上来了,“哼,你以为说声对不起就完了吗?我要是冤枉了你,说声对不起,你就能原谅我了吗?”

  “能,只要你说。”

  呃?田苗的神情僵住,似乎只要大宝、二宝去那边,她总是会冤枉他们偷了她的吃的,后来这两个小家伙干脆不去那边了。

  “对、对不起,我、我不该冤枉你们。”

  田苗傲娇地仰着下巴,“这下我们该扯平了,你原谅我,我也原谅你。”

  大宝脸上紧绷的神情松了松,一张脸虽然还是板着,但是眼中的冷意却似是少了些许,“干嘛tuo我裤子?”

  五岁的娃,娘tuo你一下裤子有什么了不起的,田苗有些郁卒。

  “我说我打你pi股了。”邱成浩板着脸补充一句。

  “啊?”大宝拧着小眉头,偏头看一眼邱成浩,“你说谎。”

  “嗯!”邱成浩哼一声,“证明她心疼你。”

  大宝转向田苗,一张脸板的更周正了,“以后不许tuo我裤子。”

  心疼他也不能tuo他裤子,他已经是大孩子了。

  村里条件差的人家,这么大的孩子还有光屁股跑的呢,这熊孩子竟然会这么傲娇,田苗莫名有些想笑。

  “好,不tuo,瘦不拉几的,也没什么好看的。”

  “你——”大宝的眼睛瞪圆了,有种想骂自己娘‘无耻’的冲动。

  “嗯?”邱成浩冷着脸哼一句,“回屋吃饭。”

  “对,回屋吃饭,实在是太饿了。”

  田苗冲瞪着她的酷帅大宝做个鬼脸,然后嘚瑟地去了堂屋。

  ‘丑’,大宝默默在心里腹诽一句田苗,转过头准备继续站墙根,不过嘴角在邱成浩看不见的地方不自觉悄悄翘了翘。

  “你也回屋吃饭。”

  除了崔氏让二宝、成凯和成燕把那下好的两碗面吃了之外,其他人都没敢吃饭,一大帮子都坐在屋里忐忑不安地等着邱成浩回来,其实也是等着老田家暴风骤雨的到来。

  “大、大嫂,你回来了。”见到田苗走进来,邱成芳率先有些局促地打招呼。

  “娘——”二宝高兴地唤了声,小身子往田苗跟前挪了挪。

  “苗苗,你回来了,回来就好。”崔氏激动地从椅子上站起身,想迎过来握住田苗的手,却又有些不敢。

  “成芳、成萍,快、快去下面,你嫂子一定饿坏了。”

  “大嫂,你快坐,面马上就好。”跳脱的邱成萍欢快地往门外蹦跶,被门槛一绊,趔趄了一下,差点摔个大马趴。

  “哈哈,大嫂你看,三姐太好笑了。”

  邱成萍一个俯卧撑的动作撑住了身子,脚还在屋里,看起来还真有些滑稽。

  “哈哈,成萍啥时候学会的杂耍,看着还挺有模有样的。”

  村里来过杂耍班子,所以为了活跃气氛,田苗虽然笑了,可也不想让邱成萍难堪。

  “三姑好厉害哦。”二宝笑着附和道。

  田苗欣慰地望望二宝,小家伙真贴心,真是她的小棉袄。

  邱成萍本来有哭的冲动,被田苗和二宝这么一说,便来了一个翻身的动作,踢了踢腿,然后才站起身。

  “象杂耍吧,我就是想让大家开心开心。”

  她哈哈笑着冲去了厨房,邱成芳也笑着跟了去。

  那碟子韭菜炒鸡蛋原封不动地摆放在八仙桌上,邱成萍端面过来,把一碗拌了植物油的面放到田苗的面前。

  “大嫂,你等等,我把这菜给你热热。”

  “热什么热,肚子饿扁了,等不及了。”

  田苗一副不高兴的神情,快速把手里的碗和崔氏面前的一换,端起绿菜扒了些,又有些艰难地扒了些茄子,最后夹了些韭菜。

  “我到外面吃去,这里也太黑了。”她的脸上看似满是嫌弃。

  找了个憋足的借口,田苗终于端着碗出了堂屋门,她真怕他们一个个都跟看怪物一样看着她的表情。

  “成浩,这,苗苗她——”

  “娘,不用管,您吃您的。”邱成浩今天的心情是从未有过的轻松,这才像个一家人过日子的样子。

  他端起韭菜鸡蛋的碟子,给崔氏扒了些,给自己碗里夹了两块鸡蛋,然后递给成萍,“和大家一起吃。”

  “好嘞!”邱成萍笑的可开心了。

  邱成浩端着碗走出来,蹲到坐在廊檐台子上的田苗身侧,把自己碗里的两块鸡蛋夹进田苗的碗里。

  “要不要给你拌?”

  “你——”田苗夹起鸡蛋想还回去,可是被他这么一打岔,又赶紧摇头,“不、不用。”

  邱成浩看着田苗夹起鸡蛋的筷子,目光闪了闪,快速站起身进了堂屋。

  她已经学会拌面了,当然不用他帮忙拌了,可是看着筷子夹着的鸡蛋,田苗异常的纠结,他的筷子是用了还是没用呢,鸡蛋上有没有沾上他的口水呢!

  她把鸡蛋放到面边上,一边吃着面一边纠结,直到碗见了底,这才想起来,邱成浩给她夹鸡蛋时,他碗里的面还没拌匀的迹象,她这才把那两疙瘩鸡蛋吃进了嘴里。

  缺了酱油和调料,鸡蛋吃起来有些腥,看来老屋除了盐和醋,怕是没有备酱油和调料了。

  下午四点多,邱成浩带着田苗去把上河滩的麦子扎成捆子,然后十个麦捆子加一个麦帽子摞成了一个个小山包似的麦摞摞。

  而后,他们俩才一路往另一处的麦田去。

  邱成浩没什么话,田苗又不知道跟他说什么,所以两个人虽然并排走着,可是气愤却有些诡异。

  “你累不累?”

  累,当然很累了,可是田苗却体会到了一种她前世没有体会过的快乐,一种累到极致,却又兴奋到极致的感觉。

  “不累。”

  “你先回家吧!”

  “不!”田苗不仅有些快乐,而且感觉自己的体重一定也在蹭蹭地往下降,因为今天的汗水可是流了不少。

  邱成浩眼角的余光扫一眼田苗傲娇地扬起来、晒得通红通红的脸,莫名觉得她这表情透着一股子不服输的倔强。

  “那行,一起回。”邱成浩嘴角偷偷翘了翘,“回去给你揉腿。”

  “啊?”什么?rou腿?他要给她rou腿?为什么?这是要那啥啥啥的暗示吗?

  田苗本来就通红的脸直接变黑了,看看已经西沉的太阳,她感觉自己要冒冷汗了。

  稀里糊涂的,她跟着邱成浩就这样到了另一处的麦田里。

  这次的田块只有三块,他们去的时候,已经近七点了。

  夏日里天黑的晚,而且太阳落到西山头的时候,天气也最凉快,所以大家往往要割到晚上八九点、天色麻麻黑之后才回家。

  邱成浩让崔氏带着成燕、大宝、二宝先回去做饭,大宝和二宝却坚持要留下来。

  最后还是崔氏和成燕先回去做饭,临走,崔氏还问田苗想吃什么饭。

  “娘,家里有没有浆水?”

  浆水是本省的特色,不管哪个地区都有吃浆水面的传统,所以田苗才有这么一问,顿顿吃干巴巴的拉面,而且还缺味道,她有些吃不惯。

  “有有有,当然有。”崔氏愕然了一下,然后一脸的笑意。

  邱成浩掏出钥匙递给崔氏,“娘,新家草房子凉阴处的瓦罐里放着一疙瘩肉,您拿过来炒洋芋吧!”

  那肉本来是田苗今晚的口粮,既然她要在老屋吃饭,拿来吃掉应该也没关系。

  “肉?”邱成凯立马星星眼,“大宝、二宝,听到没有,今晚有肉吃了。”

  “小叔,真的耶。”二宝高兴地咧了咧嘴,还偷偷望了眼田苗,小眼睛中竟然有感激。

  “馋嘴。”大宝板着脸别过脸去,不过小脖子却咕嘟了一下。

  田苗的心又开始酸酸的了,“娘,您多炖点洋芋,肉炖洋芋里的洋芋比肉还好吃呢!”

  “好嘞,我炖三个大洋芋。”

  近九点,手里的镰刀开始影影绰绰了,邱成浩才喊了收工。

  田苗站起身,揉了揉发酸的腰,看看麻麻黑夜幕下的一块块麦田,心里的兴奋怎么也压不下去,那种和大自然如此贴近的兴奋。

  浆水面,她还是蛮期待的,但是等回了家,看到一窝面的浆水面,她便有些失望了。

  她想的是那种手擀的长面,然后浇上清澈有着稀少浆水菜叶,上面撒着香菜的浆水面。

  不过,可能是怕她吃不惯,崔氏特意用清油炝了沙葱花,再加上一碟子韭菜咸菜,浆水面的味道闻着还是蛮香的。

  因为田苗的友好,晚上一大帮子人都围在摆放在炕上的炕桌边吃饭,而八仙桌则让给了田苗和邱成浩。

  平分为二的肉片炖洋芋,八仙桌上碟子里的肉片明显多于炕桌上的,即使这样,成燕、成凯、大宝、二宝,甚至是十五岁的成萍都因为能有肉吃而特别高兴。

  “娘,你和他吃,我坐这里。”

  田苗一把拉起坐在炕沿上的崔氏,把她按着坐到椅子上之后,她则坐到了炕沿上。

  邱成凯已经伸出筷子去夹肉片,却被突然坐过来的田苗吓到了,他讪讪地夹了一块肉片,然后把筷子往田苗跟前伸。

  “大嫂,你、你吃肉。”

  田苗端起浆水面碗,快速夹一疙瘩洋芋塞进嘴里,“我说过了,这洋芋比肉还好吃,我才不稀罕吃肉。”

  邱成芳眼神复杂地看一眼田苗,然后一片片夹着肉片分到大宝、二宝还有成凯的碗里。

  邱成浩端着八仙桌上的碟子,走过来,把碟子摆到了炕桌上。

  “娘,您过来,一起吃。”

  “哎,好嘞。”

  听着崔氏似是有些激动的语气,田苗的心又开始酸酸的了。

  几个孩子挪了挪,给崔氏和邱成浩让开了点位置。

  大宝夹起一片肉伸向崔氏,“奶,吃肉。”

  田苗使劲吸溜碗里酸爽的面条,假装没看到。

  “娘,您、您也吃肉。”

  二宝小棉袄突然夹起一块肉,快速放进了田苗的碗里,然后一脸期待地望着田苗。

  田苗将心里突起的酸涩努力压下去,然后把那片肉放进嘴里,细嚼慢咽,“好吃,这片肉太好吃了,竟然比洋芋疙瘩还好吃。”

  大宝板着脸看一眼田苗夸张的表情,夹起自己碗里的一片肉,挪过来放进田苗的碗里。

  “傻,肉当然比洋芋香。”

  呃?田苗内心开始流泪,给肉就给肉,他做儿子的为什么要说她傻呢?

  邱成浩看着这一幕,嘴角抽抽的同时,眼角挂上了笑。

  碟子里的肉片有限,大家好像都商量好了一样,基本上是你一片我一片,期初成凯虽然着急去夹,结果吃起来的时候,他却是先夹给了大宝二宝崔氏之后才夹进自己的碗里。

  要不是她变成了‘田苗’,她若是真嫁进了这样的家里,即使穷,她也觉得自己是中了头彩了。

  一顿饭吃的其乐融融,田苗也吃得无比香甜,直到吃完饭,邱成浩叫她回家时,她才突然意识到一个严峻的问题。

  他说要给她揉腿,那是在堂屋里,还是东角屋里?

  这一起回去了,她还能跑进堂屋,用八仙桌和衣柜把门锁上吗?

  一路上,邱成浩忐忑着田苗会不会乘机扑上来,因为今天他们相处的模式是前所未有的美好。

  可是眼看着要到家了,她却一直闷声不吭地在三五步之外跟着他,好像生怕他会吃了她似的。

  “哎呦!”田苗还在埋头思考,却突然撞到了一堵‘墙’上,鼻子都撞疼了。

  “想什么呢?”邱成浩转过身,看着低头揉鼻子的田苗。

  月色挺亮的,能看清楚她头上顶的小草帽,还能看到她的后脖颈,草帽是男士小草帽,太小了,今天一天她的后脖颈应该被晒黑了。

  “啊?没、没想什么。”

  “看路。”邱成浩转回头继续往前走,“回去洗洗,给你揉腿。”

  “啊?”田苗想说能不能不揉啊!

  “揉一揉,明天不太疼。”

  田苗突然想起每学期开学,第一趟体育课上五十个下蹲后,第二天两条腿那酸爽的感觉来。

  笼罩在她心头的阴云瞬间消散开来,原来此揉腿非彼揉腿啊,可把她吓坏了。

  “不用,我自己揉就行了。”她还真得好好揉揉,刚才坐了一阵,现在两条腿已经感觉有些僵硬了。

  邱成浩的脚步顿了顿,皱了皱眉头,然后继续往前走,不是他的错觉,而是这两天的田苗真的在躲着他。

  回到家里,邱成浩便钻进厨房开始烧热水。

  不一会儿,他就将一搪瓷盆热水端进了东角屋,“过来,洗一洗。”

  田苗待在堂屋里,虽然不再怕他揉腿了,但是她还是不太想和他单独待着,尤其是夜深人静、独处一室。

  “你放下,我这就来。”

头像

Author: admin